《过春天》作曲专访丨粗线条的电子乐如何表达少女的细腻
头条

2019-03-19 15:32:44

少女另类成长

对于16岁少女佩佩来说,青春是一场有确定目的地的冒险。生活在深圳,学习在香港,身份成了最大的谜题。《过春天》这样一部讲述少女成长的电影是导演白雪的处女作,更准确地说是她的硕士毕业作品,整个片子的幕后制作团队几乎都是白雪曾经的03级同学。作为白雪曾经的同窗好友,如今的合作伙伴,作曲高小阳、李缤称这次配乐工作就像是学生时期一起“玩”的作业,完全没有压力。

高小阳和李缤此前参与过多部不同类型的影片配乐工作,他们涉猎的音乐领域十分宽广,音乐类型也非常多样。刑侦网剧《无证之罪》使用了古典乐,《一出好戏》用了交响乐,《原生之罪》用了摇滚乐。如今又在《过春天》里大量使用电子乐。

《过春天》整体的音乐风格是用律动很强的电子乐作为客观音乐,舒缓的钢琴声作为主观音乐。电子乐本身营造出一种节奏氛围,与佩佩非同寻常的冒险行为结合起来,竟生发出一种极为和谐的特别的艺术实验风格。

12bet官网网有幸采访到两位老师,尽可能还原《过春天》的幕后配乐创作过程。

p2543789013


音乐要不一样

Q:如何确定《过春天》的音乐风格?

李缤:这片子的幕后团队大部分是我们(北影03级)的同学,所以对制作过程很熟,很默契。一开始我们是在学校里和田壮壮老师一起看的,他想让这个片子的音乐更不一样,所以才选择现在这样一个方式。

高小阳总之出发点就是要不一样。其实有很多特别的非常“葛”(北京方言:古怪、个性)的方式,现在这样做下来感觉比较酷、好玩。算是碰上这么一个感觉,是化学反应碰撞出来的,而不是说能设计出来的。

李缤:我们做其他电影基本上都是导演要求什么样就什么样。这部电影因为大家都是很熟的同学,他们知道我们的水平,我们也知道他们大概需求。所以做的过程中,大家都在群策群力,你一句我一句,主动的想法非常多。不光是我们俩,包括声音的冯彦铭老师,他也给了我们很多建议。

QQ截图20190319145519

《过春天》主创

Q:导演跟你们的沟通方式?

高小阳:她没有特别明确的要求,我们拿过去的东西她听一听对不对,给我们的发挥空间非常大。

Q:上学时候跟导演合作过吗?

李缤:那会儿没有。不过其实我们俩包括贺斌(《过春天》制片人,导演白雪的丈夫)、冯彦铭和朴松日(《过春天》摄影指导),就住隔壁宿舍,大家关系都非常好。

高小阳:我跟贺斌一起,给白雪当过录音。我们都是从小玩大的朋友,合作方式已经很默契了。做的时候,也没想到最后的视听语言水准能有现在这个水平,能产生这样的化学反应,也是没有预料到的。

李缤:虽说这是一部院线电影,其实在我们看来就像一个学生作业,特别简单。

p2533454165


定格起了决定性作用


Q:二位老师的分工是什么?

高小阳:一般来说,打击乐部分关于音色的其实都是李缤来做。关于音乐的和声走向,和音乐本质的东西是我在做。我一部分他一部分,配合非常默契。

李缤:他比较擅长音乐的情感部分,我比较擅长音乐的外在体现。

Q:怎么确定用电子乐的?

李缤:马修在剪辑的时候有三个定格,给我们的音乐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如果没有定格,会有很多的发挥余地,有了之后,就把整个节奏弄成一个非常明确的特别硬朗、利索的感觉。我们一开始看到定格的时候还挺别扭,后来根据这个节奏做音乐,慢慢找到了方向。

Q:导演第一次看就觉得很合适吗?

高小阳:一开始实际上有一些犹豫,然后再细细体会觉得挺有感觉。后来导演和我们一块聊音乐和定格的时候,想了三次定格的形容词,来描述佩佩的一个心理变化。第一次是很惊奇地说:还有这种操作,原来还可以这样。然后第二次是:怎么会这样子。最后一次就更懵了。这是佩佩对于这件事的三次心理变化。

Q:定格画面的贝斯出自马修之手,还是你们的创作?

高小阳:最开始马修从一首歌里面截了一点贝斯,我们把它做得更合理了点。

p2531864551


你听到什么,就是什么

Q:如何用音乐来呈现佩佩的成长过程?

高小阳:这些音乐最终的本质是那段钢琴声,是真正能到她心里去的。其他的东西都非常客观,代表了外在环境。那种不变的律动的东西,好像这个世界在一点一点往下走。

然后把女孩放到一个相对残酷的环境里面。音乐一开始相对轻松,到最后下雨的那场戏最沉重,是这么一个变化过程。

Q:三次奔跑差别如何体现?

高小阳:第一次奔跑应该是第一次过关。那一段代表的就是一种兴起,他塞给“我”一包东西,然后会怎样?还是少女心。第二次应该是《Montage》那一段,她一个人在大街小巷转来转去。第三段是想补救,很矛盾的那种。没有办法,把自己陷到了一个困局里面。这三段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缤:第一段还是属于传统的电声乐器,类似像摇滚乐这么处理,算是有点小清新的那种感觉。到第二段就变成稍微有点电子化了。到第三段已经变成更阴暗的感觉。整个情绪是一点一点向下。这个女孩她在干了这么一件不太好的事之后,内心的一些变化。

电子乐其实很难表现特别细腻的感觉。作为观众或者听众来说,你听到这个东西想的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它本身可能没有你感受的东西,或者跟我们想表达的完全不一样,也许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表达那么多感情。

高小阳:相对来说,我们选择这些电子音乐还是比较古典、复古、老范儿的,几乎没有感情,只是有一个氛围在那,然后一直咚咚咚……就像有规律的城市,规律的世界。

p2533454163


放弃传统的电影写法

Q:哪部分的音乐修改最多?

高小阳:改的最多的就是《Montage》。它既是我刚说的格式非常规范化的电子,但是有的时候对应画面还要做一些小的改变。

李缤:佩佩已经融入到犯罪团伙里头的那段,改的最多。她已经开始带货了,还转过头来冲镜头比划一下“V”。

高小阳:比如说佩佩给水哥递手机,导演希望在这儿音乐再起来一翻儿。像这些微调,其实在电子音乐的格式里面,没有那么容易。

李缤:导演在做这个的时候,她也有过一些反对意见。因为这种音乐能表现的情感太粗线条了,小女孩那种内心细腻的感觉很难体现。她在这方面纠结过很多次,最后还是选择了现在这种方式,放弃更加传统的电影写法。

高小阳:如果传统的话,我现在觉得片子的整个气质会被拽下来。

Q:阿豪给佩佩绑手机那段,一开始就计划不加音乐吗?

高小阳:从来没想要放。有音乐只会搅和这段。

p2533454164


整体感觉就是“楞”


Q:开始配乐前有做什么准备工作吗?比如实地考察。

高小阳:国外一般作曲都会去看一看,对我们来说去的很少。有的可能会去,但很少。

Q:作为男士如何更好理解少女心态?

高小阳:不管是少女还是少男,都一样。

李缤:都是孩子。我们也是从孩子过来的。这个故事如果放在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身上,也成立。这跟性别没关系。我们在年轻的时候也会尝试一些明知是错的事情,但是就想这么干。大家都有这种心情(经历),没有为什么。有的喝了酒之后去打架,也没仇,就想找刺激。我觉得佩佩也差不多,就是想攒点钱去旅游。成年人会考虑犯错成本,小孩不会考虑。所以就是楞,这所有东西想表达的就是“楞"

Q:有没有借鉴哪些电影?

李缤:我没想着借鉴什么,但是我在做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罗拉快跑》。但实际上处理手法不一样,《罗拉快跑》整个片子太格式化了,不是《过春天》的范儿。

p2533454162


音乐只是一个解释体系

Q:这个片子配乐大概做了多久?

高小阳:两个月,算比较宽裕。量也不大,可以有很多时间去琢磨每一段的细节问题。有些量太大,我们就一段一段往下码,没时间回过头来再看。

李缤:而且这个片给我们的发挥余地比较大。之前做其他片子的时候基本上都快,导演说这加一个 “哆”,一个“咪”,是这样。

Q:比较喜欢导演提具体要求还是只给概念化的词?

李缤:这不好说,主要看导演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的话,就会把事情搞得很复杂。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就去做音乐,这种最可怕。

高小阳:我原来一直在想,在这种情况下,一定是我们做的东西不够好。后来觉得是导演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东西真的不分好坏。

李缤:适合都谈不上,音乐只是一个解释的体系。你能不能自圆其说?我们把一个片子拿过来,往里贴什么音乐,只要前面和后面的音乐中间能够解释清楚,就是成立的。对于导演来说,他能够表达出来自己的设计,我们就会干得很轻松愉快。如果他表达有问题,我们就会特别纠结。

Q:《一出好戏》难度大吗?

李缤:黄渤非常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太明确了。可能中间有一个音不对,他都能知道。我们自己发挥的余地会相对比较少,基本上等于一半是黄渤在做。我们做的时候,他会指导这加一个什么那儿加一个什么,不是听完OK的问题。黄渤就站在后头,说把这个声音去掉,这来一鼓声,他又是另一种典型。

p2533454160


对我们来说,就是学生作业

Q:会在片子里夹带私货吗?

李缤:一定会。我们做的所有音乐都是自己喜欢的,不可能出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高小阳:先不说电影,我俩致力于在网剧里大力推广摇滚乐,真的几乎每一个都有。

Q:比较喜欢哪种类型的音乐?以配乐过的作品为例。

李缤:我们俩喜好不一样。就电影来说,我喜欢《一出好戏》那个范儿的。

高小阳:我挺喜欢《过春天》,看着特别带劲,就是一个标准的类型片。这片子也很学院派的,拍成长仪式。

李缤:其实《过春天》这个片子整个拍摄手法和音乐的应用,一点也不现代,特别像我们上学时候学的那些新浪潮的片子,音乐是90年代的电子乐风格。

后期好多都是我们同学一起做的,大家关系都特别近,最后弄成一个院线电影,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新奇的事。

高小阳:对,就是很不可思议的。

李缤:我们大家其实在创作的时候基本上跟玩一样,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

高小阳:比如说我说这个地方客观,弄一大朋克怎么样。行,弄完放上去就用了。

李缤:然后游艇party那场戏,他们玩的那两首歌其实是我们自己瞎闹的。其中有一个歌词写飞了已经,就是一个娱乐性的东西。

Q:《Montage》那段没几句唱词,黄尧最后唱了几句。

李缤:对,本来就没打算唱,唱也是我们玩的。

高小阳:one two three是导演的想法,不是三个人过关嘛,就1、2、3。那段还挺好的。

p2531864555


《过春天》拍得很克制


Q:平时会看电影找灵感吗?

高小阳:我什么电影都看,日本电影看的特别多。小津、山田洋次的电影都看的挺多。还是比较喜欢现实主义的。

Q:现实主义很少有配乐。

高小阳:对,我喜欢配乐少的。我还喜欢那种选很多歌的好莱坞的那种。

李缤:好莱坞现在很多电影全是歌,纯音乐的很少。

高小阳:大部分就是大量的客观音乐转主观音乐。情绪就待在那里面也不过分,也不多也不少。

Q:比较喜欢哪场戏的音乐?

李缤:小阳肯定喜欢那段钢琴。

高小阳:另外我觉得下雨也挺好。蒙太奇那段律动非常厉害。

李缤:我喜欢下雨,还有第一次定格。

高小阳:其实我们本来想每一次定格,后面都把它续下去,后来发现续不了。后面跟着的东西没给你续的空间。

李缤:镜头拍得非常克制。

高小阳:所有到佩佩要怎样的时候,就好像马上说:摸摸头,没事,是这种感觉。

p2549345405


影片《过春天》

正在热映


欢迎分享观影感受


相关链接

音乐是帮助电影讲好人的故事丨专访作曲家金培达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12bet官网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