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黑色党徒》是如何写出来的?
佐尔巴

2019-03-08 16:51:26

《黑色党徒》编剧创作谈

1

在刚落幕的第91届奥斯卡奖颁奖典礼上,《黑色党徒》打败了科恩兄弟的《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获得了“最佳改编剧本”奖。而且在获得奥斯卡6个单项提名中,囊括了最佳影片、导演、表演、剧本、剪辑和配乐。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黑色党徒》还获得了评审团大奖,从这也体现了该片在整体上的艺术水准。

 

《黑色党徒》改编自罗恩·斯塔尔沃斯在2014年出版的自传回忆录。故事背景发生在种族冲突最为激烈的70年代,讲述了美国一位非洲裔警察罗恩,在当年趁3K党应征新成员的时候潜入内部,该党崇尚白人至上,实行一系列打击黑人的恐怖活动。但由于罗恩本人是黑人,只能在电话上假装白人,因此在现实中他找到了白人警察弗里普做搭档(实际上弗里普是犹太人,也是3K党的打击目标)。两人里应外合,成为“3K党骑士”,联手破坏了3K党一系列恐怖活动。

 

2

 

影片原本由《逃出绝命镇》导演乔丹·皮尔拿下改编版权,后来他转当制片人改由前辈斯派克·李执导。

 

斯派克·李是一位著名的黑人导演,曾拍出不少经典好片,代表作包括:《黑街追辑令》、好莱坞版《老男孩》、《圣安娜奇迹》、《丛林热》、《单挑》、《为所应为》、《黑潮》、《第25小时》等。


3

已经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斯派克·李,一直奋战在黑人平权事业的第一线。

 

《黑色党徒》将各种元素杂糅在一起,有警匪对峙,有卧底窃听,有动作悬疑,也有黑色幽默,是一部可看度非常高的作品。比如单从人物设置来看,就非常有意思,让黑人扮白人,让白人扮黑人,黑白傻傻分不清。


4

 

以下内容译自filmmakermagazine.com,《黑色党徒》的编剧查利·瓦赫特尔和大卫·拉比诺维茨在访谈中,谈了关于《黑色党徒》的幕后创作故事。(文末附剧本资源)

 

Q:当你们在创作剧本的时候,是否有这样一个想法,即一个特殊的类型空间会让你们的作品更容易卖出去?

 

查利·瓦赫特尔:我认为这个决定是切实可行的。在《黑色党徒》之前,我们一起写了另一个剧本,一个电视试播集,这让我们获得了一些机会。那是一部犯罪剧,所以我们想继续尝试惊悚片。

 

大卫·拉比诺维茨:我们喜欢惊悚片和类型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被真实的故事所吸引,就像那部试播集一样。我们拍的是真实故事的类型片,《黑色党徒》正是如此。

 

查利·瓦赫特尔:当人们听到《黑色党徒》的故事时,他们会想,“哦,这听起来像大卫·查普尔的短剧,或者类似于喜剧。“但我们的本能是把它作为一个体裁作品来创作,同时保留一些喜剧元素。

 

5

 

Q:你们似乎在标准的剧本创作技巧方面受过严格的训练。当你思考去创作这样一部惊悚片时,其中的要点是什么?

 

查利·瓦赫特尔:每一个项目都是不同的。当你改编一个真实的故事时,我们是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的:书中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场景,但是一些有趣的场景和一些事件不一定适合电影。所以我们从书中摘取了第一幕,然后找一些能让故事走到最后的东西。直到书中罗恩和大卫·杜克的相遇,我们说,“好吧。这里将进入高潮。这是我们要构建的第三幕。”什么东西能为一个故事提供动力,让观众从头到尾地投入?我们开始把这本书看作是类型电影的基础。然后我们转变方向,把它看作是一部角色驱动的电影。一旦我们开始关注人物性格,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地适应。


6

 

大卫·拉比诺维茨:我认为还有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就是我们决定让罗恩的搭档成为犹太人。

 

查利·瓦赫特尔: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实际的决定。如果你要认同这个将要渗透到三k党内部的角色,你最好给他一些个人的依恋,给他增加一些风险。

 

大卫·拉比诺维茨:他去当卧底已经很危险了。让他成为犹太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犹太人,所以从我们的角度写点东西是有意义的;这是我们进深入故事的方式。

 

7

 

Q:在这部电影中有三个关键的场景是关于弗里普·齐默曼意识到他的犹太身份。第一个场景是一个快速对话。“你是犹太人吗?”“我不知道。我是吗?”第二个场景是他的独白,关于他从未想过必须是犹太人,因为这是同化的全部意义,你不需要想这些。现在,他必须意识到这一点,我想这是我和这个国家的所有其他普通犹太人自大选以来多次进行的对话。第三个场景是他遇到了斯塔尔沃斯。他们谈论的是身体上的危险,但之后就进入了意识形态层面的问题:为什么你不能把这些共同的奋斗经历联系起来?为什么这对你来说这么难?我知道你们从2015年就开始了这个项目,但是你们进入了一个和现在有直接联系的领域,尽管我也不知道这和斯派克·李和他的写作搭档凯文·威尔默特参与之后是否有很大关系。

 

查利·瓦赫特尔:我们是在2016年被雇来重写的,当时特朗普热正在风靡。因此,很自然地,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当今世界发生的事情和我们的故事中发生的事情之间找到这些相似之处。我们对这些非常敏感。


8


大卫·拉比诺维茨:当我们第一次写剧本的时候,我们想让弗里普的犹太身份成为现实。他的角色并不是在犹太教中长大的。他没有接触过犹太人,这让他想,“好吧,我不是真正的犹太人,”尽管严格上来说他是100%的犹太人。你不会去想它,直到你面对它。斯派克和凯文·威尔默特所做的是,他们不仅保留了这一点,而且对其进行了进一步的扩展。他们在剧本上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把已经存在的东西变得更加极端。


9

 

查利·瓦赫特尔:例如,测谎仪场景。他们加入了一个小细节是,他们让费利克斯·亨德里克森让弗里普·齐默曼脱掉裤子,这样他就能看到他是否接受过割礼。

 

大卫·拉比诺维茨: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利用这一点。我们没注意到。

 

查利·瓦赫特尔:是的,这似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是他们看到了,他们把它放进电影中去了。

 

大卫·拉比诺维茨:当斯派克加入的时候,我们就像是在说,“嘿,在这里。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不再是我们的事情了。”它现在是一部斯派克·李的电影。你知道他会把剧本过一遍,然后把他斯派克·李的声音注入其中。实际上也正是如此。

 

10

 

Q:有没有认真考虑过你们导演这部电影的可能性?

 

查利·瓦赫特尔:在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想法在我脑中闪过,但考虑到主题,特别是考虑到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大突破的剧本写作,这似乎不太合适,也没有必要。

 

Q:你们在拍摄现场吗?

 

大卫·拉比诺维茨:我们没有在拍摄现场。我们收到了拍摄剧本,也读过了。

 

查利·瓦赫特尔:拍摄剧本一出来,我们就提供了建议,我们看完就对这部电影成型的样子有了大致的了解。

 

11

 

Q:亚历克·鲍德温的开场,是你们还是他们的补充?

 

查利·瓦赫特尔:那是斯派克。

 

Q: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你提到的他和凯文强调的另一个因素。电影开始两分钟后,亚历克·鲍德温尖叫道,“该死的犹太人”,你在整部电影里都能一遍又一遍地听到。在某种程度上,它永远不会停止让我崩溃,因为它是如此愚蠢,但它也非常危险。但是作为一个白人观众,呆在房间里是很奇怪的,因为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他们可能会说,“这个白人认为反犹太主义是真的,真的很有趣吗?”剧本是否总是充满活力,并且具有那种持续的反犹太主义色彩?你是否担心,当这些言论现在屏幕上,出现在真正的观众面前时,会有什么效果?

 

大卫·拉比诺维茨:毫无疑问,剧本中一直都有这样的语言。但我不是很清楚。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真的担心它会产生什么效果,主要是因为:a)你知道它是基于现实的;b)这些角色在说它;c)你想让它产生那种影响。具体到反犹太主义的语言,我认为从一开始就如此重要的部分原因不只是三k党,还有大卫·杜克作为故事中心人物的参与。当你研究大卫·杜克,尤其是现在,他几乎比任何人都反对犹太人,这点很有趣。犹太人是头号敌人。剧本中反犹太的内容始终存在。一旦斯派克参与进来,它可能会被放大一点。


12

 

查利·瓦赫特尔:我们偶然发现大卫·杜克在他的播客节目中提到了我们的名字。它很……你怎么形容?

 

大卫·拉比诺维茨:我想这是一种荣誉。

 

查利·瓦赫特尔:同时也有点吓人。

 

 

资料来源:filmmakermagazine.com

编译:久绫、番茄鱼,仅用于学习和交流。

点击这里即可下载《黑色党徒》英文剧本,提取码fyut。



  
本文由 @佐尔巴 原创发布于12bet官网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